表頭美化圖檔
盲人如何看見?淺析導盲儀原理
明報

撰文時間:2014/8/7

 

  當你睜開眼睛卻只看見一片漆黑,是什麼感覺。目前全球約有三千九百萬人受失明所苦,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後天失明。他們因為疾病或意外,下半輩子都必須生活在黑暗之中。不過一項新的科技,卻有可能為這些盲胞重新帶來光明。美國加州的研究團隊,研發出植入式仿生眼。患者先接受手術,將晶片植入視網膜,接著靠外接的攝影機跟眼鏡,將影像轉成電子脈衝,刺激視神經跟大腦視區。目前在歐洲多國已經有好幾例成功案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也在今年1月核准仿生眼植入手術。一名住在密西根州的55歲男子,幸運成為全美第一位接受手術的男性患者,一起來看看他重見光明的感動時刻。
    
    
    影片文字:
    我失去視力的那年31歲,當天正要去接我的孩子,結果出了車禍,我七歲時被診斷出眼疾,失明的生活困難重重,有的時候你簡直就像隱形人一樣,我足足花了五年才從悲傷中走出來,對於許多後天失明的盲人來說,當眼前的光與影逐漸褪色時人生也從彩色陷入黑暗。盲胞自身無法承受劇變親友的震驚,徬徨跟無助不僅對病況於事無補也讓盲胞陷入萬丈深淵。
    
    不過現在有項新科技的誕生讓盲胞重燃了希望,羅傑龐茲今年55歲,他14歲時被診斷出罹患色素性視網膜炎這種遺傳性疾病,隨著病患年齡增長逐漸侵蝕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羅傑的視力就像緩緩拉上的布幔,一點一滴從一片光明化為漆黑,一開始是夜盲症,接著視野漸漸變狹窄。到了最後,就像身處隧道中往外看一樣,羅傑的病情每況愈下,到了40歲時,正式被醫師診斷為全盲。
    他的病況讓身邊的親友感到絕望,不過他自己卻始終相信總有一天能夠重見光明。羅傑說:「我不知道要花多少年,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才能做到,但我堅信我絕對會重拾視力。」
    
    羅傑的期待沒有落空,美國加州的研究團隊2007年研發出植入式仿生眼,不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到底盲人能重見光明,背後的科技原理為何?答案是以電子儀器拍下影像,再轉為脈衝刺激大腦。
    失明男童小斌斌使用的導盲儀「BrainPort」,是由一副裝有微型攝像機的運動太陽鏡、一個控制器和一個舌頭顯示器構成。
    
    他在使用時,要把顯示器含在嘴堙A攝像機會把拍到的片段轉成電脈衝,傳到舌頭上,大腦就會受到刺激,令人感知到影像,研究人員指裝置實際上形同視網膜。
    
    這個裝置,可以在光線充足、使用者靜止的情況下,幫助盲人大致辦認身邊的環境,例如看到一些物品的灰白形狀,如球類等,但不足以用來讀書。
    
    負責為小斌斌裝義眼的眼科醫生林順潮稱,一般人戴上舌頭導盲儀,只會感到舌頭顯示器跳動,卻無法感知影像,在醫學上的解釋尚未完全清楚。
    
    有研究認為,這種現象稱為「感官替代」(sensory substitution)或「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即大腦能夠在「非傳統」的渠道感知到身體的不同信號,例如原本眼睛是「傳統」的影像傳送器,但大腦卻有透過其他渠道接收影像信號的潛在能力。
    
    這項技術的研究先驅,已故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神經學者Paul Bach-y-Rita曾表示,我們是透過大腦而非眼睛「看見」影像,眼晴只是接收器,因此,若製造出替代眼晴的接收器,盲人看到影像就變成可能。
    
    因為所有的神經信號都是透過同樣的神經線傳送,在到達大腦後,大腦才把不同的信號分門別類,因此理論上只要正確地把脈衝信號「加密」(encode)成視像信號,即使以其他器官代替眼睛傳送信號,最終都能到達大腦;當經過一段時間,神經系統漸漸適應從這些新路徑接收信息並傳送到大腦,盲人就能解讀這些「非傳統」信息,將其變成影像。
    
    但有關技術在美國仍在試驗階段,尚未能廣泛應用。
參考網址:http://news.mingpao.com/ins/%E5%8D%B3%E6%99%82%E6%96%B0%E8%81%9E/web_tc/mai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