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視覺障礙者輔助科技服務計畫之設計
Lynne Luxton, Anna Bradfield, B. J. Maxson, & B. C. Stakson 原著;花敬凱 譯

撰文時間:2006/2/14

 

  Lynne Luxton, Anna Bradfield, B. J. Maxson, & B. C. Stakson 原著
  對於重度視障者而言,生活上最大的影響是:從視覺感官所傳達的可靠的感應能力已經消失、降低、或扭曲。為了要彌補視力的缺陷,視障者通常會透過其他感官傳達訊息,或藉由科技輔具增進視覺辨識的能力。數種輔具可彌補弱視者,或視障者的缺陷,在過去又被稱為輔助設備(aids and appliances)或感官輔具(sensory aid),這些器具設備現在則通稱為科技輔具(assistive technology devices)。1988年的身心障礙者技術相關輔助法案(The Technology Assistance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Act of 1988;又稱為科技法案,The Tech Act),將科技輔具定義為:任何器具、設備、或產品型態(可直接從市場上購得、修改、或訂做)。運用這類器具設備可加強、維持、或增進身心障礙者的各項功能。科技輔具可協助視障者利用其他感官能力接收訊息,或加強現有視覺的訊息接收能力,輔具的形式可以非常簡單,或包含語音、點字、字體放大設備、以及視障用電腦軟硬體設備。重建團體的成員,過去會建議視障者使用一些輔具,例如:粗線條的紙張、觸感標籤、點字手錶、弱視輔具、以及白色手杖。然而,隨著電腦輔助科技的發展,視障輔具的應用,不僅需要電腦系統方面的專家與專業人員的服務,還必須具有一系列針對盲人或視障的電腦使用者,所特別開發的相關知識。技術的改變,例如有關於視覺上或是圖解電腦的介面之應用,對視障者來說,是一項新的挑戰。1988年以前,重建諮商師與重建教師負責指導案主科技輔具的應用,1988年的科技法案後,政府得提供經費給重建中心,發展並提供課程,以協助身心障礙者選用適合的輔具。
  目前在世界各地,需要使用電腦科技的工作職種已有逐漸增加的趨勢,從自動存提款機到網路,電腦化服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是,電腦使用者與非電腦使用者之間的鴻溝愈來愈大,盲人或視障者若要跟上人力市場變化的速度,並能完全融入社會中,就必須應用電腦科技。於1995年,美國俄亥俄州一項研究,根據蒐集幾年前的統計資料報告,約有900,000位年齡介於21歲到64歲的視障者,在工作場合中使用個人電腦(Demographics Update, 1995a)。若加上在職場以外(例如:教育環境)使用電腦的人數,將達到120 萬人以上(Maxson, 1996)。
  電腦系統的功能是操控資料,亦即電腦可用來輸入、處理、儲存、以及輸出資料。視障者需要以文字格式、或其他方式,例如:放大字體、語音、或點字等方式,來讀取資訊電腦螢幕上的資料。要使用這類讀取方式,必須使用特殊的電腦軟硬體設備,將文字檔或圖片檔轉換成視障者可以讀取的格式。
  普及的圖形使用者界面(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的系統發展如視窗系統,顯然造成螢幕閱讀軟體的困難。例如視窗操作系統,所應用複雜的圖像,而使用螢幕閱讀機,並無法輕易地將此複雜的圖像轉換成檔案資料。雖然已經有所改良,但是,盲人處理資料的速度與明眼人使用電腦的速度差距愈來愈大,螢幕閱讀軟體開發者,要持續不斷接受多變軟體需求的挑戰。
  視窗軟體開發者不斷推陳出新和推出修正版,他們正在探究方法設計出新的程式,使身心障礙者更能容易地使用電腦獲取資訊。視窗的普遍性,是因為其快速、簡單易懂的選擇項目與對話方格,方便使用者藉由滑鼠點選小型的圖像或點選單,來執行指令。使用此方式時,使用者必需將滑鼠移到精確的位置,這對某些視障者來說,是較為困難的,但輔助科技已經發展到讓語音系統的使用者,可以不用透過滑鼠,而藉由操作鍵盤的方式,來讀取或處理資料。
  同樣地,網路已經成為獲取資料來源極為方便的方式,但對於視障者而言,亦是出現獲取資料的問題。許多網站含有以圖像為主的程式符號,也或許也包含了數種無法獲取資料的成分在內,例如:圖像地圖、篇幅、表格、以及動畫程式語言,稱為 JAVA,對於視障者利用針對他們而設計的程式來說,無法應用這些資料。網站設計師可以將文字描述(稱為:替代附加語言)囊括其中,為以文字為主之系統的使用者,將圖像做簡短描述,如此讓視障者能獲取資訊。有些網站設有以文字為主的選單,讓使用者可以利用語音或文字為主的其他系統。然而,網頁出版軟體越來越容易使用,幾乎任何人皆可設計網站或首頁,由於無障礙網頁的標準規章,使得身心障礙者網頁使用的能力,成為一項具有爭議性的話題。網站開發者和輔助科技專員都已經注意而正試圖解決此問題,視障者才能利用網路所提供的資訊與服務的好處。
  
  科技的使用是發展案主重建計畫時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重建諮商師必須關注案主的輔具需求,結合案主的技能與偏好、以及工作或職業上的特殊要求,工作場所中所能使用的設備、從過多的特殊與普遍的商用技術與電腦使用科技中,挑選適當的科技輔具。
  在許多情況下,輔助科技專家可以幫助重建諮商師,設計重建計畫中的輔具服務部分。然而,重建諮商師與案主有責任決定重建計畫是否符合案主的需求、能力以及財務方面的考量。輔助科技專家可能是參與科技法案相關計畫的工作、或受雇於重建機構、擔任諮詢師或約聘人員以提供輔助科技評估與訓練方面的工作。輔助科技專家可向重建諮商師提出書面報告,報告內容包括評量結果以及建議事項。重建諮商師在做轉介時,是否提供輔助科技專家資料的完整性,以及輔助科技專家對盲人與視障的了解程度,都會影響報告的利用價值。在設計重建計畫時,必須針對以下因素多做考量,包括:案主技能的評量、工作環境的評估、以及財務資源與訓練機會的取得。
  
   案主技能:為案主在多數職業領域中選用適當的電腦設備時,可依循以下的原則:
  
  1. 鍵盤操作能力:雖然打字速度與精確度,最能代表案主精通鍵盤操作的潛力,但不是所有電腦使用者都有打字的經驗。在鍵盤上打字,通常比在打字機上打字還要簡單快速,但是重建諮商師仍必需評估案主手動操作的靈敏度、以及手部可活動之範圍,動機與喜好。任何其他肢體上的障礙(尤其是背部或手腕)、記憶力和認知功能、以及其他工作上的要求,也都是考量的因素。例如:案主若考慮從事醫藥記錄轉譯員方面的工作,雇主或訓練課程,會有規定打字速度最低限度。
  2. 語言能力:許多工作要求良好的語言能力,包含拼字能力、字彙能力、或者以書面或口語表達意見。評估時必須根據職業目標與輔助科技的應用,來檢視案主的技能,例如:可規定一個題目,請案主寫下簡短的文章,題目訂為:個人為何對某個職業有興趣,藉以評估案主的語言能力。
  3. 組織能力:許多視障者能成功的重要關鍵之一,即是具備組織安排個人以及專業生活的能力,組織能力包括:準時赴約的能力、組織維護書面文件(帳單以及醫療記錄)的能力、保持工作場所井然有序的能力。在操作特殊輔具時,案主需要有一定的組織能力,才能瞭解並依循一系列的指示與操作方式。
  4. 記憶力:使用各種不同的電腦設備時,使用者需要能追蹤一連串的指令與指示,並且同時記得兩種或兩種以上的程式中,各種選單項目的排列順序與位置。運用隱形螢幕閱讀程式來做文書處理的工作時,使用者必須能夠記得螢幕閱讀機與文字處理機的指令。
  5. 挫折容忍度:剛開始學習複雜的電腦概念時,可能使人產生挫折感,案主若變得容易感到挫折,常常放棄學習新技術或新設備時。學習電腦處理技術之前,或許需要先進行其他的活動,以建立案主的信心與耐心。
  6. 傷殘相關技能(disability-related skills):如同適應歷程的一部份,個人所學習的技能可以轉移到各種各樣的領域中。轉化(transfer)與類化(generalize)知識的能力,在處理職場或家中事物時相當重要,例如:使用語音錄音帶放音機可以幫助聽覺能力的發展,幫助使用者更能容易了解,從不同器材所發出的語音合成器;大量仰賴剩餘視力來閱讀放大字體資料的人,與由原本使用放大字體而又經常從語音書獲得資料的人而言,相較之下,發現後者較能輕易地朝向使用語音處理設備。事實上,案主若在需要大量處理資料的環境中工作,使用放大字體可能使閱讀速度太慢。
  
  當重建諮商師協助視障者選用高科技產品時,仍必須面對其他挑戰,Mather(1994)指出:
  
  隨著輔助科技的發展,無疑地──文書處理、電腦化的資料庫、光學字元辨識機、以及電腦安裝合成語音系統、放大字體顯示器、或軟件存儲點字──可以幫助盲人或視障者處理並快速地獲得大量的資訊(pp. 545- 546)。
  
  視障者擁有使用科技的能力,並不表示一定能公平取得就業機會,或在職業生涯中有所進展。科技的進步,可能使原先視障者所從事的工作遭到淘汰,另一方面也可能產生以使用的科技的能力,而不是工作技能來定義一個人的就業情況。由於自動化的提升,就業市場也需要視障者具備其他更高層次的技能,例如:工作者需要瞭解高深的抽象理論與概念、具備較高的工作獨立性,以及負起較多的責任(Adler, 1986),這些都是視障者對於特定科技輔具的需求各不相同,重建諮商師在職場中為案主挑選輔具時,應該考慮的重點。
  輔助科技計畫:並非所有案主都適合使用有語音合成功能的桌上型個人電腦,案主若有聽覺上的障礙,應用語音便不切實際;而另一案主可能更能精準地使用特定的放大字體系統,但是軟體無法與桌上型的電腦相容;第三類案主可能不需要用到精密度高的設備,就可以執行一連串的工作,有時候,或許一個非常簡單、不需要用到電腦的方式,便可滿足案主的需求。因此,完整的個人輔助科技計畫(assistive technology plan),應該成為重建計畫的一部份。
  
   一個輔助科技計畫的發展程序如下:
   確認主要工作的功能、或案主因為視障的關係較難完成的工作職務,例如:將信件分門別類。
   案主還有可用能力時,利用弱視評估的方式,並盡可能從工作環境中利用實際的材料,來找到弱視輔具,例如用有座照明放大鏡來閱讀信件。
   轉介案主去做輔助科技評量,有關於在職場評估方面的相關資料,以及弱視評量方面的資料應該一併附上。
   倘若無法找到瞭解盲人情況的輔助科技專員,則將其他領域方面的問題,與輔助科技的應用相結合,促使案主能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事項。例如:利用光學字元辨掃瞄機,來閱讀信件;
   考量符合實際方面的需求,例如:所推薦的感應輔具,考量花費的時間以及工作效率。若僅做到工作要求的十分之一或更少,那麼可以和其他人交換來處理另一項工作,重新安排整個工作架構較切合實際,而不是為了讓案主執行這項任務,而花費許多財力在購買輔助科技器材上。
  
  此外,輔助科技計畫需要包含以下要項:
   分析工作需求,以及主要工作的功能。
   評量案主的能力與需要。
   敘述目標。
   敘述所察覺的問題,以及購買特殊輔具的必要性。
   詳列所推薦設備、保固期限、服務契約書、運費、以及賣方資訊。
   說明所有推薦購買之輔具,包含價格的正當性。
   輔具安裝與訓練資訊。
   敘述案主與業主的連帶責任。
  
  上述的所有要項,可以在輔助科技計畫中簡短地敘述。但是對於購置金額龐大者,完整而清楚的文件資料是重要的。因為輔助科技計畫通常是整個重建計畫的一部份,必須經由重建諮商師與案主兩方簽約同意。
  有時服務機構間政策互相衝突,使得設計案主的個人化輔助科技計畫變的困難。有些機構傾向不鼓勵使用放大字體,因為機構可能相信使用語音較為快速,其他機構可能根據臨床經驗,鼓勵案主透過自己的剩餘視力來做事,而不是透過其他的技術服務。有些政府機構可能也受限於採購合約,在為案主購買個人化的設備時,採購自由受到限制,例如州政府通常會與特定的電腦公司簽署採購合約,以低價大量買進所有電腦設備,以供整個州使用。這會引起使用上的問題,因為並不是所有的電腦系統都能與處理技術相容。建議重建諮商師謹記於心的是,要做好檔案資料的整理,包括準備案主需求的完整文件資料、特殊案例的判定,將能使州立政策規定的彈性處理下,以便能符合案主的特殊需求。
  重建諮商師經常需要推薦、或委託採購科技輔具,因此重建諮商師可能發現在經費上很難拿捏。因為案主所偏好較昂貴的科技產品,政府單位可能無法支應相關經費。在此情況之下,重建諮商師必需有良好的諮詢技巧,以及解決衝突的能力。有創意地尋求替代產品,往往能使重建諮商師能在任職機構的規範下運作,同時也能顧及案主的意願和需求。尋找其他的經費來源,或由案主與機構分攤購置費用,也是可行的替代方案。
  在某些情況下,復健諮商師可能無法找到對盲人需求有概念的輔助科技專家,而需要自行發展輔助科技計畫。在這種情況下,復健諮商師可採取團隊合作模式,結合機構內的電腦採購部門人員,或詢問不同廠商的意見。復健諮商師也可在網際網路上找到若干電腦輔具資源的資料庫,以獲得相關產品的資訊。其他專業與消費者團體所提供的資訊,也有助於適當輔具的選購。
  
  
  資料來源:美國盲人基金會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www.afb.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