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一個美國外交官非凡的全球視野

撰文時間:2009/9/14

 

  I作為近兩年來美國住特立尼達大使館政治事物部門的主管,Avraham Rabby先生盡職的為華盛頓關注著特立尼達的政治變化。實際上,他看不見這個加勒比島國以及他曾工作過的五大洲的其他地方。但是,失明並未束縛駐他的手腳。
  
  I"我必須比明眼人聽的更多,"他說。"當走在街上,我可以通過腳步聲和盲杖觸地聲的回音,聽出身邊有建築物。盲人與明眼人對世界的觀察是不同的。我們的印象並不缺乏實效。"
  
  IRabby先生8歲時因為視網膜病變而失明。他是美國國務院第一個盲人外交官。在通過了三次筆試和兩次面試後,他於上世紀80年代取得了外交官資格。但是即使如此,美國國務院仍然禁止他加入駐外使團。
  
  I"你不能要求一個盲人去開公共汽車,或者去當銀行營業員,"對外服務部門的人事主任Vest在1988年接受採訪時這樣解釋。"有些工作對他們來說是危險且不適合的。在對外服務部門,我們的工作性質基本上都是如此。"
  I
  I美國國務院認為,包括盲人在內的所有外交官必須能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工作,而且要能在沒有任何外來幫助的情況下處理秘密檔。此外,國務院官員說,外交官要能抓住非語言線索,比如眨眼、點頭,因為有時它們要比語言的含義更豐富。
  
   但是,Rabby先生確有不同的看法。他闡述了外交官另一個基本素質,這就是堅韌。"沒有一個國際條約是以眨眼、點頭為基礎簽定的,"他反駁說。他雇了一個律師,向美國國務院這項制定於18世紀的政策發起了挑戰。
  I
  I對Rabby先生大有幫助的是,一項聯邦法律禁止政府因殘疾而剝奪准雇員的就業資格。最後,在新聞媒體和美國國會的干預下,國務院終於做出了讓步。國務院的新政策同意,將對殘疾人外交官進行個案對待。Rabby先生成為了因這項新政策而受益的第一各殘疾人。
  I
  I1990年,他被派往倫敦,擔任美國住英國大使館的高級政治事物官員。隨後他又去了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亞,那時納爾遜曼德拉剛剛出獄,重獲自由,在那堙ARabby先生見證了這個國家的首次自由大選。"這次大選帶給我生命中最鼓舞和激動的體驗,"他說,值得一提的是,當時他是使館派出的大選觀察員。
  I
  I"人們問我,我看不見,又怎樣評估政治集會,"他說。"我告訴他們,我會聽集會人群和發言者的聲音。由此,你會感覺到將要發生什麼。"
  I
  I他在美國國務院人權事物處工作了一段時間,接著又被派往利馬和新德里。後來,作為美國住聯合國代表團的成員,他主持起草了處理文化、全球健康和殘疾人權利問題的決議草案。
  I
  I退休前,他去了特立尼達。在特立尼達首都西班牙港,他儼然成了特立尼達政治體系的專家。2007年初,當記者們空降特立尼達,搜尋甘迺迪國際機場爆炸案的線索時,他是負責介紹情況的官員之一。2007年6月底,因為到了65歲的退休年齡,Rabby先生告別了他的工作。
  I
  I"一個外交官要寫很多東西,讀很多檔,想很多事情,說很多話,還必須參加很多會議,"他說。感謝科技的進步和他的全職助手,他們使Rabby先生能夠順利的完成工作。他用盲文給華盛頓寫報告,然後讀給他的助手Rhonda Singh,再由她列印出來。他的電腦上裝有語音讀屏軟體,這使他能聽電子郵件內容。如果有對事件的連續報導,他的助手Singh小姐(一個住在特立尼達的美國公民)就會為他閱讀當地報紙上的相關報導。
  I
  IRabby先生出生在以色列。10歲時,為了讓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他的父母把他送到了英國,和一個阿姨住在一起。在Worce ster盲人學院,他很快掌握了英
  語。"我記得,校長經常和學生們說起學校,他總是說,我們教你們自立,教你們自己向前走。"Rabby先生回憶到。
  I
  I後來他到了牛津,在那媥Е萿k語和西班牙語。在從學院畢業後,他通過努力,找到了一份工作。"一次又一次,我總是遇到一些覺得盲人不能從事管理工作的新職工。"他說,仍舊帶著英國口音。最後,他進了英國的Ford Motor公司,在人力資源部門工作。大約一年以後,他到了美國,在芝加哥大學獲得了MBA學位。
  
  I1969年畢業後,他選擇參加了一個管理培訓專案,但是在幾十次甚至上百次的面試後,確沒有找到什麼合適的工作。最後,他加入了一家叫做Hewitt Associates 的管理諮詢公司,後來又去了城市銀行。有一段時間,他還作為獨立顧問,撰寫了許多就業指南,包括給盲人求職者的建議等等。
  I
  I1980年,Rabby先生加入了美國國籍。"在工作方面,我的問題之一是用不了幾年,我舊會對正在從事的工作感到厭倦,想要有所變化。"Rabby先生說。
  I
  I當住在紐約時,他決定要進入國際關係領域,這是他很長時間的願望。美國國務院的輪換制度,是對外交官能力的嚴格考驗。
  I
  I他要求參加對外服務部門的努力,也幫助了其他有志于此的殘疾人。美國國務院說,現在在對外服務部門的170名殘疾人海外工作人員中,有四名盲人工作在世界的不同地方。
  I
  IRabby先生說,現在對盲人外交官來說,最受限制的工作是無法判定簽證,因為他們不能核實簽證申請的照片和簽名。
  I
  IRabby先生將這項規定歸因於'9.11'後更加嚴格的簽證限制。他說,在倫敦工作時,他曾經從事過這方面的工作。那時,別人可以幫助他閱讀、核實材料。他可以對申請者進行詢問,並評估他們的答復。"美國國務院還不是天使,因而他們仍存在著缺陷,"他說。國務院的一位官員確認為,對盲人外交官的工作限制是正確的。國務院對工作人員的安排,是按照平等參與的相關法律做出的人性化考慮。
  I
  I甚至在Rabby先生還沒有成為外交官走向世界之前,對他的考察已經在國會對他工作申請的考核之前就開始了。他說,那時候他很不願意把他作為盲人外交官而單獨存檔。
  
  I"盲人同明眼人一樣,都是有別於他人的,"1989年他在一次講話中告訴眾議院外交事務和公務員委員會的成員。"人們不應該把'盲人'作為標籤,強加到一些人的頭上。"
  
  
  II譯自 《The Matilda Ziegler Magazine For The Blind> September 2007
  
  
備註:文章來源:中國特殊教育網
參考網址:http://www.spe-edu.net/Html/qicai/20090217232211569.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