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無障礙設施的思考
梁結英

撰文時間:2008/11/10

 

  
  殘疾人由於疾病、生理缺陷或者其他殘疾,喪失或部分喪失了勞動能力和職業能力,無法像健全人那樣謀生,這就需要國家和社會逐步創造良好的環境,改善殘疾人參與社會的條件。從一般意義上理解,殘疾人參與社會生活所需要的環境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軟體環境,屬於精神方面的,主要指相關的法律、規章、制度、教育以及社會成員與殘疾人的關係氛圍、社會道德風尚,等等;另一個是硬體環境,屬於物質方面的,主要指無障礙設施建設或服務設施,如盲人專用通道、無障礙設施坡道等。本文主要就城市道路和建築物的無障礙設計規範談一些看法。
  
  
  一、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的性質及作用
  
   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不同於一般的民用設施建設,主要是向殘疾人提供使用和服務的功能。這種建設既是一種社會道義,更是一種政府行為。
  
   首先,對殘疾人給予特別扶助是政府義不容辭的職責。由於遺傳、疾病、自然災害、事故、戰爭和環境污染等自然和社會的原因,殘疾現象的出現是不可避免的。在人類歷史的各個階段,在每個國家、每個社會的各個階層,都有殘疾人存在。殘疾人是社會成員的組成部分,並非異類、另類,他們的父輩或後代是正常人的現象很普遍。殘疾人的存在是人存在的多樣性和差異性的一種表現,但客觀上成為人類的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所付出的一種代價。聯合國《關於殘疾人的世界行動綱領》指出,無論在什麼地方,對產生缺陷的條件進行彌補以及對致殘後的種種後果進行處理的最終責任都要由各國政府來承擔。因此,對殘疾人給予特別扶助,減輕和消除殘疾影響和外界障礙,是政府義不容辭的職責。
  
   其次,用法律、法規規定政府搞好無障礙設施建設是世界上的通常做法。早在1988年,國家建設部、民政部和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就聯合發佈了《方便殘疾人使用的城市道路和建築物設計規範》。此後,許多省、市或地區人民政府也下發過執行該規範的通知,旨在保障殘疾人方便利用公共設施或服務。我國《殘疾人保障法》第46條規定:“國家和社會逐步實行方便殘疾人的城市道路和建築物設計規範,採取無障礙措施。”無障礙設施建設是對殘疾人的特別扶助措施,並不妨礙和影響其他社會成員實現自己的權利,因而不應視為對其他人的不平等,恰恰相反,它體現了社會的公正,促進了社會的和諧。第一,無障礙設施建設狀況標誌著一個城市或地區的文明程度。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有扶弱、濟困、助殘的傳統美德。《周禮》提倡“慈幼、養老、賑窮、恤貧、寬疾、安富”。對殘疾人扶助的形式,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在不同歷史時期,是不盡相同的。到了當代,扶殘助殘的傳統美德被賦予新的意義,注入新的內涵,無障礙設施建設就是現代城市對殘疾人扶助的一種形式,體現了現代社會文明的昇華。第二,無障礙設施可供人人享用。道路和公共場所無障礙建設為殘疾人出行減少障礙,增加方便,讓他們能分享城市發展的成果,也方便日益增多的老齡人、小孩和其他社會成員,使無障礙設施成為人人都能享用的設施,體現了尊重殘疾人就是尊重人類自己的理念。第三,無障礙設施建設的普及與經濟社會進步密切相關。無障礙設施建設的,有了較好的經濟條件和較高的社會進步水準,無障礙設施建設才能得到普及。
  
  
  二、對廣州市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環境的觀察
  
   近年來,廣州市無障礙設施建設隨著現代化建設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得到重視。到1997年,廣州市已在65條主要交通幹道建設元障礙設施坡道689個、殘疾人通道天橋9座。特別是近幾年來,結合內環路、火車東站、舊城區拆建、主要街道擴建、大型公共場所建設等,無障礙設施建設又取得新的成就。如東風路、環市路、中山路、廣州大道等主要幹道的兩側,鋪設了符合國際標準的盲人專用通道,成為城市道路的新景觀,使人從中感受到人間的真情。
  
   但是,與新的形勢、新的要求相比,廣州市無障礙設施建設還有不少差距,與殘疾人參與社會生活的需要還不適應。筆者居住在廣州環市西路的西村,這堿O老城區,離廣清高速公路入口處、機場和火車站不遠,而且與新發展的同德連片住宅區相鄰,人口的密度和流動量都很大。以西村公車站為中心,在方圓200米的範圍進行一番觀察,無障礙設施建設存在的問題就可管窺一斑:一是在西村公車站,有2個大臺階,約共高1.5米,靠近環市西路人行道的臺階高0.7米,人行道上的盲人專用通道離臺階僅0.7米,沒有護欄,還有一根廢棄的舊電線杆豎在其中。2000年初,筆者就在現場看到一名賣報紙的殘疾人不留神從臺階上摔下去,頭破血流,幸被一名武警戰士相救。在往西方向的人行道與西增路相交形成臺階,高0.4米,沒有無障礙設施坡道,就是連正常行人也感到不便。二是與西村公車站相隔的原永安百貨公司(現為一家超市),門前有11級臺階,北面與環市西路人行道交接處有一臺階,均沒有坡道。三是在西村公車站西側對面的環市西苑社區,修建內環路時人行道已鋪設了盲人專用通道,但後來房地產開發商堆土砌護牆建臨街小花園占了盲人專用通道,假如盲人沿著專用通道走定會碰壁。四是在西村公車站東北對面的“客家王”酒樓,為招攬開小車前來的食客,酒樓的主人竟用鐵架製作兩個供汽車進出的斜梯,各長1.5米,並用固定螺絲焊住,伸向環市西路的人行道,不但霸佔了盲人專用通道,而且擠佔了三分之一的人行道。筆者利用“五一”長假專門在廣州市區內大範圍對人行道進行現場調查,“客家王”酒樓這種做法是惟一的,此舉可謂“稱王霸道”。在附近,有一個直徑約1.5米、高0.3米的水泥樁坐落在人行道正中,上面佈滿粗大的螺絲鋼筋。五是在西村公車站東北出口的西灣路口,有12條公車經此往同德連片住宅區,車水馬龍,行人如潮。然而,這堣ㄥ是一個交通的“瓶頸”,行人深感不便,更被殘疾人視為大都市里的“蜀道”。路口東邊的平安酒店和西邊的惠民城連鎖店距離太近,致使西灣路口狹窄。惠民城門外有一高38釐米的臺階佔據馬路1.3米寬,沒有坡道。旁邊的荔新大廈與牆體相聯的大臺階共有9級,高1.8米,寬4.5米,佔據人行道路面50%,大量摩托車經常搶走人行道,既破壞了人行道的路面,又險象環生,令行人膽戰心驚。平安酒店與臨街牆體相連的臺階占去馬路3.2米,高l米,兩端的小臺階有5級,均無坡道。
  
   以上所列舉的,僅是筆者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所觀察到的,從整個市區來看,道路和建築物的種種障礙更是隨處可見。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一是殘疾人事業起步較晚,過去在城市建設中沒有無障礙的規範要求。二是即使1998年發佈了《方便殘疾人使用的城市道路和建築物設計規範》後,由於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公用設施、市政道路交通乃至住宅建設中,沒有將無障礙設施設計作為一個重要內容給予考慮。三是缺乏總體性的建設規劃,往往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經常看到這樣的現象:在鋪設人行道時,廢棄的電線杆卻在中間擋道,甚至就豎在盲人專用道上,很不協調。四是商業性場所建設有衙門化的趨向,黃沙大道、天河路等地段比較平坦,但一些新建的銀行營業所就人為地將首層地面升高,然後建上幾級臺階佔據馬路,一些新建的商廈也以臺階來顯示氣派。其實,這是一種自我誤會。請看一看,歷史悠久的南方大廈、新大新公司等,門前不設障礙,這才是大商家的風度。五是保障殘疾人權益的意識不強,社會公德差,筆者在“客家王”酒樓現場問過一些管理者和員工,他們既不知曉什麼是盲人專用通道,也不認為佔用盲人專用通道和行人道是違法的,只要能賺錢就行。六是城市綜合管理的諸多環節不銜接、不協調、不靈活,對一些新出現的障礙物的幹預處理,不知由哪個部門出面。筆者在北較場橫路看到這樣的情況:在一座綜合樓的首層,有一家商鋪將空調壓縮機掛在臨街的牆外,離地面僅有1.5米,曾有行人被撞得頭破血流;還是在這個地方的對面,一些小攤檔十分精明,為多爭幾個巴掌大的淨空間,乾脆把裝著透明玻璃的鋁合金門往人行道上推開營業,行人稍不留意就會遇到頭破玻璃碎的厄運。
  
  
  三、關於加強廣州市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的若干建議
  
   經濟越發展,社會越進步,越要發展殘疾人事業,這是歷史的必然。江澤民同志指出:“殘疾人事業是崇高的事業,是我們社會主義事業的一部分。”目前,廣州有25萬多殘疾人,涉及五分之一的家庭。前不久,廣州市被國家確定為殘疾人工作示範城市。2001年5月11日,廣東省委副書記、廣州市委書記黃華華在致全市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和全市人民的公開信中強調指出:“做好殘疾人工作關係到千家萬戶,關係到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關係到我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的實踐。”為此,廣州必須加大對無障礙設施建設的力度,把殘疾人事業提高到一個新的水準,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加強綜合協調,切實把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作為城市建設的一個組成部分來實施。立足于廣州的基本情況,與經濟社會的發展相適應,既要縮小差距又不超越現實;要貫徹“講求實效,打好基礎”的方針,既立足當前,又著眼長遠,抓好關係殘疾人根本利益和殘疾人事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戰略工作;政府發揮主導作用,進行組織、協調、動員,統籌兼顧,做到“四個結合”,即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與“一年一小變、三年一中變”活動、為民利民便民辦實事、重點工程和公共場所建設、“城中村”規劃建設相結合。更新觀念對於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是很重要的,現在,政府部門籌畫實施形象工程、標誌工程,這確實是好事,如果對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給予更多的重視,多辦實實在在的事,會得到社會的更廣泛認同,產生良好的民心效應。所以,搞好殘疾人事業也能體現政績。
  
   加強扶殘助殘意識宣傳,使無障礙設施得到保護並有效地加以利用。要利用全國助殘日(每年5月的第三個星期日)、志願者助殘、法律助殘、文化助殘等多種形式以及報刊、電視臺、廣播電臺等新聞媒體,特別是抓住當前推行法治與德治相結合的機遇,深入宣傳《殘疾人保障法》,普及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常識,宣導關心和幫助殘疾人的社會風尚,保護和利用好殘疾人無障礙設施。要大力宣傳把廣州建設成殘疾人工作示範城市的重要意義,這是政府和全體市民的榮幸。殘疾人無障礙設施建設乃至整個殘疾人事業的發展,對殘疾人而言,是獲得“平等、參與、共用”的機會,分享現代文明生活;對健全人而言,是消除愚昧、偏見和歧視,實現道德的完善和精神的昇華;對社會而言,是追求和諧友愛,實現進步平等。古今中外大量事實證明,一個地方有扶殘助殘的良好社會風尚,人們的道德品質水準就高,違法犯罪的現象也會大為減少。
  
   便於殘疾人通行的道路或設施,應由推廣性無障礙設計規範提升為強制性要求。要從廣州的現代化建設狀況出發,採取主動積極的措施,在國家未對《殘疾人保障法》進行修改和作出新的具體的規定之前,可以通過政府制定地方性規章確定先行一步,改變在城市建設中對無障礙設計規範重視不夠、執行不堅決的現象。凡是新建各項公共設施、建築物、活動場所及交通工具,均應設置便於殘疾人行動及使用的設備、設施;未符合規定的,不得核發建築執照。對現有的公共設施與設備,如不符合無障礙設計規範的,政府應編訂年度預算,逐年改造,從而增加殘疾人參與社會活動的機會,擴大其參與範圍。
  
   服務業提高服務水準,實現服務品質“零缺陷”,就應該考慮到殘疾人的需要。沒有身患殘疾,是一種幸運。人人都可以作角色置換的假想,體驗殘疾人生活的艱辛。國外服務業常布體驗殘疾的訓練,以便更好地為殘疾人提供有針對性的服務或幫助。例如,日本大阪阪急鐵路公司的管理人員,為了體驗老年乘客可能遇到的困難,特地穿上沉重的外套,用膠帶纏住膝關節,戴上白茫茫一片的模糊眼鏡,通過切身體會從而有針對性地提供相應幫助。這種做法,值得我們的服務業借鑒運用,多為殘疾人著想,進行服務改進或創新。如果主管部門的領導能抽一些時間微服探訪,設身處地,調查研究,多知社情民情,效果會更加明顯。總之,尊重殘疾人就是尊重我們自己,為殘疾人這一社會的弱勢群體提供更多的扶助和方便,義不容辭。
  
備註:文章來源:盲人之家 中國愛盲互聯網
參考網址:http://www.amhl.net/showart.asp?art_id=75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