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給自己留存美麗的風景
方聲

撰文時間:2008/6/19

 

  文/方聲
  
   有些影像會永遠留存腦海裡,只要你用心召喚,就好比如磨擦神燈般立即幻現眼簾裡,或停格或流轉甚或是以光之隧道的魅惑給你勇氣給你人生疑惑的可能解答。
  
   或許人生真的如戲,只可能是沒有奧祕在舞台帷幕後面,有的是歲月流轉裡的生活細節,還有經歷這些細節時殘留下來的影像和這些影像背後的酸楚、歡愉、恬靜……並不是所有經歷都能留下撫慰心靈的影像,而我相信能隨時召喚的影像一定反映了你的人格你心靈的渴求甚至是你自己一生都未必明瞭的生命意義。
  
   請別把這心靈影像解釋成甚麼自我心理防衛機制,更別聯想到心理學家把宗教裡的天啟當作精神耗弱狀態下所見的幻影。我不相信在拔智齒或抽取牙根神經的難捱時刻自動浮現的影像是沒有意義的幻覺,我認為能撫慰心靈的影像都能指向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越是苦難的時刻越是能感受到美好人性需求所展現的力量,我相信沒有人會在最黑暗的重壓下願意看到一生的挫敗、屈辱、罪行甚至是滿屋的金銀珠寶、受獎的光榮時刻。一生的成敗榮辱未必成為自動浮現的影像材料,刻板重複的生活細節更只是用來顯影的過程和藥水,能浮現於你心靈,用來為生命意義定位,給最平凡最微不足道的生命開啟光明的總會是你最珍惜的價值。
  
   我閉上雙眼,看到七零年代屏東糖廠足球場那一片青綠草地,一位箕坐於樟樹濃蔭下的少年,一位眺望遠方眺望未來的自己;我看到踽踽獨行於台北冷雨淋淋街頭,走一條不知道第幾段的中山北路,走著走著,只有腳下啪搭聲相伴的孤獨容貌;甯K關山的海岸露營地,一杯妻子現煮的牙買加頂級藍山咖啡,帆布導演椅前一輪即將沒入迷濛水氣的彤紅落日,眼前與絢麗霞光一樣燦爛的妻子的笑容,還有幸福的坐在我膝上的童稚幼兒;一幕幕時光淘洗後留下的影像,宛如陽光下閃爍亮點的堅硬卵石,宛如屏東滿州鄉一片起伏的草浪,草浪上夕照挪移的明暗光影重現腦海。
  
   在這個謊言嚴重貶值的可悲時代,盲目是另一種心病,喧囂裡的孤獨令人心慌,鎮日拚經濟的口號打消不了省錢大作戰的焦慮。我誠摯的呼籲——千萬別墮入出賣時間換取金錢的騙局。時間是世間唯一不能交易的聖物,而我們視障族群應最懂這黃金律,我們用狹窄的視野鍛鍊專注力,用黑暗的閉鎖冥想,或者像我用灰茫茫的世界思辯,而我們都有腦海裡一幕幕美好的影像供我們燒出神祕的微笑。相信這是我們給世人最美好的獻禮。
  
備註:文章來源:蝙蝠電子報2008年六月號
參考網址:http://elib.batol.net/incpag.php?incpag=bbsanc.php3&path=Batnews/batnews/2008/200806/20080609.htm&title=%BD%BF%BD%BB%B9q%A4l%B3%F82008%A6%7E6%A4%EB%B8%B9+-+%A1i%AD%B7%B4%BA%AA%BA%B0O%BE%D0%A1j%B5%B9%A6%DB%A4v%AFd%A6s%AC%FC%C4R%AA%BA%AD%B7%B4%B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