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微視蘋】視障堅持不做按摩師 花5年變TOP電銷員
《蘋果》採訪整理

撰文時間:2018/12/3

 

  
  
  
  「我是一個6個月的早產兒,出生只有800公克重,只是一般正常3000公克嬰兒的1/4」,今年28歲、出生南投一個小家庭的陳宗裕緩緩道出失明的原因,他說,因為是早產兒,眼球發育不全,導致右眼全盲,左眼僅剩些許視力,看得見一些輪廓、顏色。
  
  陳宗裕,就如同一般家庭一樣,父母親都在南投,還有一個明眼的哥哥,但因為是早產兒,造就了他一出生,就得面臨不同的人生考驗。
  
  因為眼睛和別人不一樣,自然招來異樣的眼光。
  
  「剛進小學時,是我最痛苦的時候」,他回憶起那段往事說,因為看不到、無法抄重點,上課時,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說甚麼,也學不到什麼東西,之後才轉到台中啟明學校,才開始學「點字」。
  
  他說,因為視障外觀,會受到旁人指指點點,有些小朋友還會說「他眼睛好奇怪喔」,因為看不到,反而聽覺很發達,那時候他很難過也常抱怨,為何眼睛會變這樣。
  
  媽媽則是他最大的支柱。陳宗裕說,媽媽常教育他,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不要因為別人這樣講,就難過、也不要因為自己視障的關係而自卑,反而要去跟別人解釋,自己為何會變成這樣,「後來才知道,媽媽自己比他更難過」。
  
  陳宗裕的媽媽是「家管」,爸爸是油漆工,媽媽是影響陳宗裕最大的人,支持他、鼓勵他,甚至陳宗裕想要北上找工作,媽媽更是第一個跳出來支持他的人,反而是接送陳宗裕上下課的爸爸,顯得憂心。
  
  他想要證明自己也想要讓媽媽放心,他一個人離鄉背井,從南投到台北,5年前,剛畢業、23歲的陳宗裕,就這樣隻身北上,光是找房子,就台北、南投來回了好幾次。
  
  「渣打銀的電話行銷,是我最想要做的工作」,陳宗裕說,過去盲人多只能做街頭藝人或是按摩師,但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工作,他透過了就業輔導單位找到了渣打銀,在歷經家庭革命後,才終於如願以償,北上獨立工作。
  
  陳宗裕日文系畢業,對金融業務猶如一張白紙。
  
  帶領視障電銷小組5年的渣打銀個人金融客戶服務中心副理曾淑芬說,在新生訓練的時候,陳宗裕的第一個問題是,「信用卡是甚麼?為何信用卡可以買東西?」
  
  從拿出卡片讓他觸摸,讓他知道信用卡是甚麼,到現在每張信用卡的優惠權益,陳宗裕都可以倒背如流,他還自己辦了信用卡,自己刷卡購物,陳宗裕說「曾淑芬就像是我第二個媽媽」。
  
  這段訓練期間,陳宗裕也下足了功夫。因為視障問題,渣打銀都備妥「點字機」加上鍵盤,讓他撥打電話、紀錄,包括被客戶拒絕、可能有機會成交等,都透過電腦輔具紀錄下來。
  
  事實上,視障生其實是不需要「電腦螢幕」的,陳宗裕說,電腦輔具的技能很重要,包括打資料和搜尋,都是透過電腦輔具做處理,他說,若視障生不想當藝人也不想當按摩師,就要在電腦輔具上,增加學習。
  
  但最困難的,其實是和客戶的應對,「我後來發現,電銷並不簡單,並不是像跟朋友聊天一樣」,陳宗裕說,除了電腦輔具協助外,最難的其實是和客戶的應對進退,他甚至還自己扮演客戶、打電話到銀行客服,去了解學習,如何扮演好一位「電銷人員」。
  
  陳宗裕回憶,當上電銷人員最大的瓶頸是,因為視障問題,抽象東西很難做解釋,例如客戶傳真身分證影本過來,無法和客戶解釋影本哪個地方不清楚,他甚至也被客戶罵過,為何光傳真一份資料,就要重複3~4次?
  
  曾淑芬坦言,因為視障問題,需要有人協助後端的校對工作,包括信用卡資料核對、或是請客戶再補件等,但除此之外,其實「視障生和一般明眼人,沒有不同」。
  
  陳宗裕至今在渣打銀電銷小組,已經工作了5年,業績名列前茅,他每個月的業績目標是要新增30張辦卡數。
  
  渣打銀電銷工作對陳宗裕而言,不再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個可以讓他有成就感的舞台。
  
  陳宗裕和其他人不同之處,還包括他的「鐵胃」,大家都說他是大胃王,每次到中午吃飯時間,全部的人都會把吃不完的飯菜、分給他。
  
  他同事莊富祺說,他食量真的很大,一個人可以吃兩三個人份的量,每次到中午,大家各分一點給他,他的便當盒,就看起來像一座「飯山」。(廖珮君/台北報導)
  
  陳宗裕
  1990/05/25
  台灣首府大學應用日語系畢業
  興趣:爬山、跑步、看日本動漫、品嚐美食、上網shopping
  經歷:渣打銀行
  才藝:唱歌
  現職:渣打銀行
參考網址:http://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724/138902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