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誰說看電影一定要用眼睛?北京「心目影院」帶視障人士走進五彩繽紛的電影世界
風傳媒

撰文時間:2018/5/7

 

放映電影的時候,影院一般來說是熄了燈的。但這家影院的燈卻是亮的。 週六早上9點半,這家位於北京市中心胡同堛漱艄媦v院,放映了第722場電影。 一間與教室差不多大的房間塈內﹞F人。觀眾主要是三十幾歲到六七十歲的視力障礙者。他們微揚起臉,耳朵朝向螢幕,時而調整坐姿。 「這是孫悟空第一次走出山洞,在樹枝之間來回蹦跳,特別開心。他一躍而起,想甩開江流兒……」志願講解員講述著電影《大聖歸來》堛滷☆`。 當俏皮的背景音樂傳出,台下馬上爆發出笑聲。 5215天,722場電影。15年來,寫在心目影院創始人王偉力、鄭曉潔夫婦銀行帳戶上的數字沒什麼變化。但台下的視障觀眾清楚地知道,今天的他們精神世界發生了變化。 「為視障觀眾講述電影是特別幸福的一件事,但也非常不易。」心目影院志願者鄭濤說。他們有些是先天失明,對顏色等許多東西沒有概念,這為描述電影畫面帶來了難度。 「例如顏色。紅色,我們需要用‘溫暖的、熱烈的’這樣的詞來形容。白色,我們說‘像喝的牛奶那樣順滑的很純淨的顏色’,有時得加上觸覺感受幫他們理解。」鄭濤說。 按照約定,放什麼影片由志願者提前確定,並在每週六上午9:30開始播放。但通常不到8:00,心目影院已經成了「聊天室」,成為他們每週一次的「珍貴」的社交場合。 「他們把每週看電影視作一種儀式。」鄭曉潔說,不論天氣如何,每個座位都能坐滿,所以15年來,這堛犒q影放映沒斷過。 60歲的肖煥意為今天觀影特意穿上紅色的衝鋒衣、戴上黑色鴨舌帽,而他平時只穿黑色,「因為耐髒」。 他左手抱著一個紅色發亮的收音機,右手拄著盲杖走了進來。坐下後,他開始向周圍的朋友們展示他新換的收音機。這是不在心目影院看電影的日子堙A他僅有的娛樂。 為心目影院開門的是常年「承包」第一排第一座的張志忠。 他是心目影院唯一一個肢體殘障、但無視力障礙的忠實觀眾。為保證大家觀影前還能在室內聊天,張志忠每週六乘坐早班公交前來,他是心目影院從沒缺席過的成員。 一開始,其他觀眾不認同他的加入。張志忠說他不喜歡一個人在電影院看電影,太悶,有些電影還看不懂。「這堣ㄥ能交到朋友,有人說話,而且他在這堙它頂靋’,能感到被需要。」在心目影院志願服務13年的曾鑫說。 50多歲的陳國月聽到聊天的聲音主動湊了過來。他最喜歡的電影是《摔跤吧爸爸》。「我喜歡勵志一點兒的電影。生活的酸甜苦辣不要去想,能過一天是一天,開心點兒多好啊!」 作為這些視障觀眾的堅實後盾,王偉力和鄭曉潔無疑是最累的。此前,王偉力曾是中科院地球物理所的團委書記,鄭曉潔則在當時航天部的業務部門工作,他們因協助家人拍攝殘疾人紀錄片期間,接觸到了這一群體。 一天週末,王偉力在家看電影《終結者》,來串門的盲人朋友問他,電影演的什麼。 王偉力就向他描述,油罐車怎麼了,男主角做了什麼,遇到了誰。「這是我第一次給視障人士講電影,又說畫面又說旁白,感覺說的亂七八糟,特別狼狽。但那個朋友特別激動,鼻頭腦門都是汗。」 再後來,夫妻倆找了一間房間專門給視障人士放電影。王偉力給他們講《媽媽再愛我一次》《泰坦尼克》《求求你表揚我》《可哥西堙n。 「來這堛熊齯O障礙者並不一定都對電影感興趣,他可能不懂,想要的只是一個融入社會、與人平等的機會。」王偉力願意為他們創造這樣一個機會,鼓勵他們做點事情,讓他們知道他們有價值,能得到尊重。 這樣的付出帶來了什麼?夫妻倆很難說清,不過曾鑫清楚地記得2004年第一次出現在心目影院門口的那個陳國月。 他拄著一寸粗的鐵棍,腰上別著一個灰色的半導體大喇叭,還沒走來就朝人堆喊,「我來了啊,前面的都快給我躲開!」因為脾氣急,一般人都不敢跟他說話。 趙桂蘭成為他的第一個朋友。他們週末一起看電影,看完電影一起吃牛肉麵,平時還一起拉手風琴。 在心目影院,陳國月還體驗了許多「第一次」。他在這堿搕F第一部愛情電影,第一次跟朋友們過生日,還做了第一次公益。去年,陳國月從不多的積蓄堮野X2萬元買了10架手風琴捐給心目影院。他說:「心目影院教育了我,我要回報,懂得感恩,向社會回饋。」
參考網址:http://www.storm.mg/article/42054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