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致導盲犬:「有你我不再怕天黑」
文匯網訊/記者劉曉宇

撰文時間:2018/3/8

 

世界上有近200個品種的狗,適合當導盲犬的卻僅有拉布拉多犬、德國牧羊犬、標準貴賓犬等幾種。這媮羲滿u適合」,是依狗不同品種大致的特質而言。而導盲犬不是一個品種,更像是狗狗的一種「職業」,它需要被選中的狗具有聰明、敦厚、善良且樂於助人的品質,因為牠們,是視障人士的第二雙眼睛。 有了導盲犬Happy之後,患有先天性眼疾的陳貫霞(Koonie)終於不再擔心出門時受傷。Koonie從事金融業,雖不是前線,亦需日日返工。視力只餘兩成的她靠手杖生活近6年,外出時撞到單車、路燈,扭到腳、擦破皮是家常便飯,而最怕的還是走夜路。 2016年,友人在街站看到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的配對服務,順手幫Koonie填表申請。一周後,Koonie收到了Edith的電話。沒多久,導盲犬Happy來到家中,也如牠的同名字般,給Koonie的生活帶來了歡樂。 3歲的拉布拉多女犬Happy,是Edith親手訓練並配對成功的導盲犬。Happy性格溫順乖巧,Koonie接受訪問時,一直靜靜地趴坐在旁,不時將頭輕輕趴在她腿上。 Edith:5年心血煉成香港首位導盲犬導師 Edith全名李苑甄,從小愛動物的她工作後開過寵物店,家中更是養了6隻貓。2013年,Edith決定申請成為導盲犬寄養家庭。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主席張偉民發現她善與動物相處的才能,建議Edith學習成為訓練員。 這堶n說一下導盲犬訓練員、導師、寄養家庭和使用者的關係。寄養家庭照料剛剛出生一兩個月的「未來導盲犬」,給牠們提供一個充滿關愛的家庭環境,讓牠們習慣與人類親近和相處。幼犬稍稍長大後,訓練員就可以開始培訓,引導牠們克服不良習慣,養成良好的行為和個性。而導師除了要具備訓練員的專業能力,還要評估、篩選導盲犬申請者,並替導盲犬和申請者配對。配對成功的申請者,就成了導盲犬的使用者。 簡單來說,寄養家庭是導盲犬的「奶媽奶爸」,訓練員是牠們的老師,培訓幼犬成為導盲犬,導師為導盲犬與使用者進行配對,亦要負責後續的溝通。要成為導師並不容易,依國際標準需成功訓練6隻狗,再完成歷時13小時的理論筆試,以確保全面了解狗狗每一個習性與行為。而在Edith畢業前,香港尚無本地培訓的導盲犬導師。 2018年1月10日,Edith在導盲犬服務中心的6周年晚會上獲頒導師畢業證書。上台前她大咧咧問義工同事「我要說什麼?」拿到證書後卻不由自主激動落淚,哽咽感謝一路支持自己訓練過程的人。由2013年到2018年,個中辛苦從時間跨度已略見一斑。2013年夏天Edith剛開始做訓練員時,整天帶?狗上街訓練,外面曬、商場凍,Edith常常汗流浹背地帶狗進商場,她笑言自己當時「成日病,每個星期都去睇醫生。」 將Happy帶至Koonie家後,Edith開始了為期一個月的配對訓練。家住將軍澳的她需每天清晨5點起身,8點前到達Koonie位於大埔大尾督的家,引導狗狗去上廁所、認識小巴站,再到Koonie下班回家,約晚上9點半時引導Happy最後一次去廁所,才結束一天工作。「頭個星期每天工時超過15個鐘。」Edith說。 香港社會對導盲犬逐漸包容 令Edith和Koonie都倍感欣慰的事,是見到近年來香港社會對於導盲犬的了解和接受程度不斷提高。Edith回憶,「2013年最初開始訓練導盲犬時,帶牠們去商場,工作人員會好驚。」雖未受阻攔,但工作人員會一路尾隨Edith同導盲犬,直到他們離開商場。 更有一次令Edith和Koonie都印象深刻的,是在Happy仍在進行配對訓練時,Edith引導她帶Koonie去小巴站認站牌,被一位乘客視為「打尖」,隨即破口大罵。「真的什麼粗口都講出來,」Edith笑道。其實當時二人亦感到無措,好在同小巴公司聯繫後,工作人員立即安排一輛空車前來接送。 「社會上大部分人還是理解的,亦能看到這幾年來的轉變。」早前Edith帶導盲犬去茶樓,會令飲茶的老人家害怕,「狗狗生性好動,會周圍走。」但第二次、第三次再去就沒有問題了,「因為知道導盲犬好乖,不會傷害人。」 「香港真的是一個好小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互相體諒和溝通。」Edith說。 本土繁殖仍需推動 香港現時約有1700名人士需要導盲犬服務,本地的導盲犬數量遠不能滿足要求,而本土繁殖是香港導盲犬服務拓展的必經之路。為推動導盲犬服務本土化,5年來導盲犬服務中心成功繁殖32隻導盲幼犬,服務中心主席張偉民說,希望未來可以成立香港首間導盲犬訓練學校和導盲犬精子庫,幫助更多視障人士。 我曾想問,有沒有想過狗狗願不願意「做這份工」?導盲犬的訓練成本與服務時長對比、「退休」後的生活、工作時的壓力……這些話題常被討論,愛護動物人士會問:「牠們快樂嗎?」但當我看到Happy靜靜將頭趴在Koonie腿上,撲?耳朵、轉動烏亮的雙眼望?她說話;聽到Koonie說起某次坐地鐵時有人踩到Happy,令她心疼得在路邊抱?牠不斷安慰,路過的人都以為她「癲咗」……這些問題都已微不足道。 “Happy, find home” 採訪完,Koonie拍拍Happy的腦袋,Happy即刻恢復活潑的模樣,起身搖晃?尾巴和二人玩耍,不停蹭她們的臉。互相嬉鬧一陣,夜已深,接近晚上10點。從前Koonie最怕行夜路,如今她知道,只要一聲「find home」,Happy便會帶她回家。
參考網址:http://news.wenweipo.com/2018/02/09/IN1802090042.ht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