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視障者的三種朋友
吳元耕

撰文時間:2008/1/2

 

   作者:吳元耕
  
    
   視障者的形象是什麼?每當看到視障者,總看見他們踽踽獨行。在一般學校中,視障學生也是獨來獨往。上課時孤坐在角落,下課後則默默離開,鮮少和其他學生一樣地呼朋引伴。目睹這種情形,過去我偶而會思索起視障者如何經營人際關係的問題,只是當時事不關已,我的好奇心總是持續不了多久。
    
   直到自已失明以後,我才覺得已漸漸陷入在人群中被孤立的困境。我的朋友愈來愈少和我聯絡,鄰居與同事見面也不和我打招呼。於是我有點生氣,有點苦惱,也有點不解。過去我是個活潑好動的人,我也不認為失去視力就必須接受坐困家中,與世隔絕的命運;畢竟我只是個瞎子,我耳朵還能聽、腳還能走,手還能動,最重要地,我的腦還能想。於是我旁敲側擊,左思右想,終於有了自已的一套理論。
    
   明眼人鮮少與盲人有所交集,部份原因是前者對後者的不瞭解。一般人看到瞎子,第一個反應是覺得他們很可憐;接著有些人會想幫助視障者,但卻不知從何處著手;有些人則看看就算,也沒興起幫忙的念頭。當然,還有少部份的人不但不會幫忙,還會趁機欺負視障者。這些做法都可解釋我那些朋友、同事與鄰居的反應,於是我把他們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死忠的朋友與親近的家人:這一類人縱使不知道如何幫你,但看到你的痛苦,他們會感同身受。他們先是想盡各種方法來安慰你,好言相勸,最後可能無言以對,甚至淚眼相向,但是總不離不棄,常伴在側。只可惜這類人不多,如果視障者只想與他們交往,大概僅能活在小圈圈中,不容易擴展更廣的人際關係,進而找到更多的社會資源。第二類人則是最為普遍,可能是你的一般朋有、鄰居與同事。知道自已所認識的人突然看不見了,他們心生同情,但卻不知如何面對你。剛開始他們會出言關心,但失明在他們眼中是人生太大的打擊,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此安慰也將無以為繼,如果再加上失明的當事人總是愁容滿面,於是朋友、鄰居、同事們更是不知所措,最後只好選擇不再聯絡,見面也不主動打招呼,反正視障者也看不見。於是這類原本有機會成為好交情的普通朋友陸續消失無蹤,你的人際圈也就愈來愈小了。第三類則是平常就存有壞心眼的小人。當他們知道周遭有個瞎子,當然就不免想佔點便宜。他們可能會用言語、肢體來騷擾你,或者想辦法來打擊你。如果這種人曾經是你的朋友,那現在不要也罷。
    
   我們要怎樣去面對這三種類型的人呢?對於第三類,我的建議是能躲則躲,畢竟失去視力就是弱勢,現實上招惹不起小人,當然這需要更多自我克制與忍耐力的鍛鍊;多多想想「壞人自有壞人治」、「惡有惡報」等老祖宗的明訓,雖然有點阿Q,心堳o可能會舒坦些。如果對方是以暴力手段相向,則要立即尋求外力的援助。第二類型的人則是視障者要積極交往的對象。當然如筆者過去一再強調:這有賴視障者當事人接受失明的事實,勇於面對困境,並願意開始著手解決問題。不妨拿起電話,告訴朋友:你現在一切都好;雖然獨立行動有所不便,但可用其他輔助的方法解決,大家以後還是可以常常相聚。聽到鄰居、同事與你擦肩而過,也可以主動打招呼。用你的笑容與親切自信的態度告訴別人:你並沒有被眼疾打倒;如此一來,別人也放心將你看做一般人來交往。愁眉苦臉或許會得到同情,但時日一久,卻也會讓人避而遠之。至於第一類的人,既然是無怨無悔地關心與支持你,那麼你的開朗心情,恢復自信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回報。你的進步就是他們的快樂,那你還再猶豫什麼呢?
    
   有一天我走出家門,穿過社區的庭院,聽到鄰居的媽媽正帶著兩各小孩坐在椅子上,我從她身旁走過,可是她視若無睹。我走出社區大門,但警衛並未向對待其他住戶一樣,向我道聲早安。我坐上公車,有兩位小女生竊竊私語,正討論是否要在下車時協助我。我知道我所一路遇到的這些人都在看到一位瞎子時感到不安,他們對失明懷有極大的恐懼,因此也對失明者的一切產生疑慮。強大的疑慮使一般人忘了眼睛看不見的人還能聽、能動、能想。由於不瞭解,使他們怯於採取行動。沒關係,如果他們都不敢動,那就由我主動吧。於是我在穿過庭院時和鄰居打了招呼;走出大門時向警衛道了早安;在公車上,我轉頭向兩位女生說:「謝謝你們,我下車後可以自已走」。結果他們都給了我溫暖的回應。我想,我不僅是為他們上了一課,同時也為他們所遇到的下一位視障者預先開啟了另一扇窗。
    
    
    讀者如對本專欄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ykwu@mail.batol.net

  
  
  
參考網址:http://student.batol.net/share-detail.asp?id=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