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頭美化圖檔
為了失明者,這個香港女孩設計了「摸得著」的錢包
端傳媒實習記者 何家惠

撰文時間:2016/8/1

 

  
  
  
  「他們已經習慣了困難,說不出自己需要什麼。」新生設計師梁雯蕙細心觀察失明者的需要,希望用設計帶來改變。
    
    梁雯蕙設計的錢包表面平平無奇,只是打開來,除了一般錢包的小格子外,還有一格「紙幣丈量儀」:把紙幣放入夾層,一個個摸得著的凸點,告訴你這張紙幣的面值是多少。
    這些凸點對普通人來說沒什麼作用,但對失明人士來說卻是一大突破。「他們用一般錢包的時候,常常分不清紙幣面值,遇到好商家還可以,遇到不好的商家的話,還可能被人騙。」80後的梁雯蕙對端傳媒記者說。她是新生設計師,今年剛剛從理工大學設計系畢業,正在研發適合殘障人士的生活用品,刻有凸點的錢包就是她的第一個設計品。
    
    香港政府多年來號召推動「無障礙城市」,不過,殘障人士要在這堨X行與生活,卻依然面臨各種不便。不少地區至今缺乏完善的無障礙通道,出行時許多交通工具的設計安排也不利於殘障人士。7月29日,一對殘疾夫婦就憤怒地將香港地鐵公司告上法庭,控訴港鐵違反《殘疾歧視條例》—— 因為他們一同出行時,港鐵職員總是出於空間問題考慮,拒絕讓乘坐輪椅的兩人搭乘同一班地鐵,強行將兩人分開。 不過,即使不出遠門,殘障人士的生活還是面臨諸多困難,因為日常生活堙A所有產品主要都是為健全人士設計的,少有顧及特殊人群的需要,就連一個小小的錢包,也不外如是。
    「現在市面上很少有為殘障人士設計的生活用品,即使有,多是國外產品,本地專屬身障者的產品非常有限,多數只能在身障者或復康機構內購買得到。」梁雯蕙說。
    她希望的,就是用自己的設計改變這個現狀。
    「他們已經習慣了困難,說不出自己需要什麼。」
    梁雯蕙為視障人士設計的錢包,原是她的大學畢業作品。
    她身型瘦削,從小健康欠佳,構思畢業作品的時候就想——「設計有沒有可能讓人生活得更健康?」沿著這個思路,她後來發現比起自己,還有許多更有困難的人對好設計有需求。
    例如生活於黑暗中的視障人士。透過香港盲人輔導會的介紹,梁雯蕙認識了一位視障女孩。她問對方平日生活有什麼困難,對方只是說,一切還好。
    
    我後來想到,要了解他們真的有什麼困難,就要陪他們出去,要自己觀察。
    
    「他們已經習慣了困難,說不出自己需要什麼。」梁雯蕙說,「我後來想到,要了解他們真的有什麼困難,就要陪他們出去,要自己觀察。」
    當時恰逢農曆新年,視障女孩約梁雯蕙去逛年宵,梁雯蕙一路充當導遊,為對方講述年宵的各個熱鬧攤位,兩人興高采烈,但當視障女孩拿出錢包想去購買東西時,卻遇到難題。
    「你幫我看看這張是不是一百元?」視障女孩茫然地問梁雯蕙。這位細心的設計師突然發現,假若沒有他人協助,失明人要分辨紙幣面值,單靠觸摸紙幣十分困難。
    儘管視障人士看不見,卻摸得著,而恰好,不同面值的紙幣長度和闊度都有差異。梁雯蕙於是想到在錢包堻]計一個「紙幣丈量儀」:將紙幣放進一個夾層中,把紙幣摺起,紙幣的邊沿會剛好疊在所代表面值的突點上,視障人士便摸到了。
    這個設計誕生之後,梁雯蕙讓一些視障人士試用,有人反映,「凸點式」有時摸起來並不明顯,她很快改善設計,又做了第二款「樓梯式」的錢包——
    同樣也是將紙幣放在夾層中量度,紙幣的邊沿與所代表面值的梯級邊沿重疊,視障人士便會馬上知道紙幣的面值。
    
    「只有他們自己才最清楚自己需要什麼。」
    「我每做一款設計都會讓他們試用,再改進設計,只有他們自己才最清楚自己需要什麼。」梁雯蕙說。
    梁雯蕙小時候家境富裕,她笑言自己學習成績一般,但最愛畫畫和手工藝,「家政科總是拿高分」。中學的時候,父親生意失敗,不久後父母離婚,她跟隨母親生活,突然要一個人面對許多事情,生活困難。
    「當時好多人幫我,有同學仔真的會塞錢給我,說讓我自己留著用。」梁雯蕙說,後來她努力考上大專學院讀設計,畢業後再鼓起勇氣報考理工大學,想不到真的被錄取了,「我現在畢業了,有一點能力,都想幫回別人。」
    除了為視障人士設計錢包外,梁雯蕙還做了更多。
    
    在服務智障人士的復康社中,她認識了患有腦麻痺症的培順。培順全身上下只有兩隻手指可以活動,不能拿起硬幣,購物時永遠只能用紙幣付款,久而久之,口袋媕x找換回來的硬幣,甚不方便。
    梁雯蕙為此設計了一個獨特的錢包,只需用兩隻手指一拉,就可以把錢包內的硬幣倒在一個小兜中,然後讓商家拿出所需的硬幣。
    
    社會上有很多人對殘疾人士有誤解,我希望透過不同的設計和教育,提昇公眾對身障者的關注。
    
    除了設計產品,她最近還嘗試用藝術教育改善殘障人士的生活。她與各個社工機構合作,教自閉症、唐氏綜合症和其他智障兒童繪畫。一次畫畫工作坊後,一個母親對梁雯蕙說:「我沒想過女兒可以安靜的畫畫,而且畫得很漂亮。」
    「社會上有很多人對殘疾人士有誤解,我希望透過不同的設計和教育,提昇公眾對身障者的關注。」梁雯蕙說,她驚訝地發現,許多殘障人士都有藝術天賦,她還試著將幾位殘障人士所畫的公仔,做成娃娃送回給他們。
    
    There are no worries
    根據2014年香港政府統計處「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的統計資料,香港共有超過17萬的視障人士,當中,大約7800人為全失明人士。
    現在,梁雯蕙成立了設計工作室「Mosi Mosi研究所」,她雄心壯志,希望將這些獨特的設計品推向香港甚至世界市場,讓更多殘障人士開始使用。
    自7月15日起,她發起公眾籌款,希望籌集資金,將盲人錢包投入量產。第一階段目標是眾籌30萬港元,其中首階段製作的1500個錢包,將透過社工機構,免費贈送給1500名視障人士。
    
    不論生活上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要抱緊『There is no worry』的精神。
    
    不過,籌集資金的過程頗為艱巨,截至7月31日,只完成了目標資金的25%。況且,視障人士畢竟是一個小眾市場,怎樣發展一個長遠的商業模式,目前尚是未知之數。
    「我原先想得比較完美,現在才發現要維生真的不容易啊!」梁雯蕙尷尬地笑著說,目前從產品設計到宣傳聯絡等工作,她都還是一人承擔。
    她有時也用自己工作室的名字來勉勵自己:「Mosi Mosi,就是廣東話『無事無事』的諧音,不論生活上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要抱緊『There is no worry』的精神。」
    梁雯蕙記得,有一次她在路上遇到一個失明男士,就曾經感受到這種精神。人行道上沒有盲道,那位男士拿著手杖,走得並不穩妥,走著走著,一會踩進花槽,一會被地上的坑絆到:「但他還是很快樂的樣子,一邊走還一邊在路上唱歌,哈哈,那一瞬間我有點想哭。」
參考網址:http://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801-hongkong-designfordisable/
Top